北京梵悦·万国府接待大堂 | 于舍YU STUDIO

北京梵悦·万国府接待大堂 | 于舍YU STUDIO

北京梵悦·万国府接待大堂 | 于舍YU STUDIO

梵高曾说:“没有什么永存的,包括艺术。仅有永存的,是艺术所传递对人和国际的了解。”

北京梵悦·万国府接待大堂 | 于舍YU STUDIO

规划也是如此,其重要性在于它能够通过一种创新的方式来优化日子,而这过程中最离不开的是规划者的思维。不论是在固有模式下创造惊喜,还是引入其它范畴元素进而激发思考与幻想,归结都是对于未来日子方a v Z / E (式的探究。

北京梵悦·万国府接待大堂 | 于舍YU STUDIO

坐落77国使馆区的梵悦万国府西邻北京第一座城楼“样楼”,东近密集的使馆区,不同国家的文明在此交汇,东西的异样性格也在此磕碰,是北京最具全球化视界和气息的所在

北京梵悦·万国府接待大堂 | 于舍YU STUDIO

人们创造的城市日子是对自然的一种逃离,而当习惯于平静与舒适的安全感时,又会渴望回归自然中的野性。

北京梵悦·万国府接待大堂 | 于舍YU STUDIO

现在万国府的接待大堂是未来留给业主的咖啡厅。面对的是亮马河畔的后花园,两层通高的L型书架是整个空间的背景,具有雕塑感的楼梯在空间里成长般伸展。

北京梵悦·万国府接待大堂 | 于舍YU STUDIO

与梵悦108不同,万国府更多表现的是家的“私属”感。地处城市中心的公寓享有着美食,戏剧以及呼朋唤友的方便。但由于面积的限制,一些家庭的日子功能无法展开。所以在公共部分的规划e d h中,规划师于昭引入和实现了部分别墅的日子内容。

北京梵悦·万国府接待大堂 | 于舍YU STUDIO

入口高达8米的铜门为全手工打造,在规划的过程中他寻觅到 } S了一位錾铜的老艺人。尝试着把他传统的帝王将相转化成一种具现代的手工质感。3个月的时刻里,多年的老手工焕发了新的生命。

北京梵悦·万国府接待大堂 | 于舍YU STUDIO

“对于传统手工艺的运用和复兴,也是我们在现代} / ` m f Z化的过程中对传统的一种回归。”他说。

北京梵悦·万国府接待大堂 | 于舍YU STUDIO
北京梵悦·万国府接待大堂 | 于舍YU STUDIO

中间有两只鹿,分别坐落院子的尽端和大堂中心,院子里的那只躲在墙与树的空地中,怯生生的与人对望。而大堂中的站在一堆书本上,更象传说中的神兽,于昭为它取名“碧玉琉璃”,生动活泼,似乎要走向外面的花园中。将其置于此与上空的bocci吊灯相辅相成。

北京梵悦·万国府接待大堂 | 于舍YU STUDIO

于昭不喜欢太[ ] 9 # / x新的东西,比方家具,用过一段会留有时刻的痕迹,这种痕迹给人以亲近和了解的感觉,不会有太m O 8 } j多距离感。就像一个老朋友在你身边时不会让你不自在。在他看来,好的服务供给的也是这种归属感。

北京梵悦·万国府接待大堂 | 于舍YU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