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南京江南造币博物馆 | FANAF Architects

江苏南京江南造币博物馆 | FANAF Architects

1896年2月2日,两江总督刘昆一向朝廷呈请,准备在省会江宁(今南京)设立“江南银铜局”。1897年10月——西水关云台闸南岸工场竣工,开始铸造银币;1897-1908——几轮扩建,占地121亩(74,334平方米),员工1000多人,规模相当壮观;1913年——以中华民国成立命名“中华民国财政部江南造币厂”,并以其成立纪念铸币;1929年6月,在一场大火中烧毁了一半以上的设备,其余设备并入上海造币厂。

江苏南京江南造币博物馆 | FANAF Architects

此后,中华民国工商部利用该工作坊,拟备“第二测量仪器工程”;先后更名为“南京第一机械厂”和“南京第二机械厂”,生产圆柱齿轮机床。2011年产业转移出城区,正式重建为“国家文化创意产业领军人才创新园区”。然而,除了那两棵百岁银杏树,却找不到薄荷的踪迹。

江苏南京江南造币博物馆 | FANAF Architects

摘要晚清时期,造币厂有大量的外汇流入的显著背景,以其精良的制造工艺和统一的比例重量,逐渐取代了中国以前未铸造的白银体系,并在后期鼓动奸商大量购买和走私纯银,预示着白银的又一次外流。张之洞率先在广州铸造了银币,随后他又在其他省份建立了“外事派”,其中江南造币厂是唯一一个不以省而以疆域命名的造币厂。尽管短暂的存在只有32年,江南薄荷中国货币史上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即整个从铸造硬币过渡到磨碎的硬币在中国,主要以一元面值为例,生产多达408345800的只有9年内从1915年初到1923年底,占据整个市场的68.9%,标志着其对金融产业的贡献。

江苏南京江南造币博物馆 | FANAF Architects

江苏南京江南造币博物馆 | FANAF Architects

多合一的时代和改造的结果——在2012 – 13年,车间进行了改造,介绍了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将开放一个空间转换为可分的空间适合办公室,因此由项目的先决条件:一个外层信封的灰色砖墙q950s和内部混凝土和钢框架结构之一。这一次,新被取代的建筑只起到了分割的作用,而不是承重的作用,在材料的选择上呈现出一种弱建筑的倾向。在同一空间内,不同时代的建筑物体在强调对比的同时,通过统一的拱门和不同时代的材料并置,没有错配感。

江苏南京江南造币博物馆 | FANAF Architects

江苏南京江南造币博物馆 | FANAF Architects

强调空间特征,可用室内面积仅150平方米,与一双拱门穿过每个北部和南部的墙壁,这两套新的拱门被植入布局划分为三个功能空间,即接待、展览和开放的茶区,同时突出拱形的节奏。新拱门的色调较浅,全部用灰泥粉刷,与现有的深而粗糙的灰色砖块形成了有意义的对比。

江苏南京江南造币博物馆 | FANAF Architects

江苏南京江南造币博物馆 | FANAF Architects

江苏南京江南造币博物馆 | FANAF Architects

博物馆和咖啡馆的多重氛围——正如客户所期望的,这个新生的博物馆除了作为所有年龄和事件的薄荷博物馆的义务角色外,还充当了企业的客厅。因此,最后的整体效果被淡化了一种说教或宣传的氛围,以在庄严的历史氛围中渗透日常情况为特色。

江苏南京江南造币博物馆 | FANAF Architects

江苏南京江南造币博物馆 | FANAF Architects

拱门作为一种重新焕发活力的普通建筑——拱门最近在建筑和室内项目中被广泛使用,以至于它几乎从流行变成了普通建筑。虽然远离了外来的流行模式,但我们受到了场地内历史悠久的拱门的启发,只有更多和新的拱门才能产生完整而明确的关系,这被证明是适当的。

江苏南京江南造币博物馆 | FANAF Architects

江苏南京江南造币博物馆 | FANAF Architects

江苏南京江南造币博物馆 | FANAF Architects

江苏南京江南造币博物馆 | FANAF Architects

江苏南京江南造币博物馆 | FANAF Architects

江苏南京江南造币博物馆 | FANAF Architects

平面图

江苏南京江南造币博物馆 | FANAF Architects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