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记忆——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展陈设施设计 | Spatial Memory

空间记忆——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展陈设施设计 | Spatial Memory

空间记忆——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展陈设施设计 | Spatial Memory



南京长江大桥建成于1968年,是长江上第一座由中国自行设计和建造的双层铁路、公路两用桥梁,在中国桥梁史乃至世界桥梁史上具有重要意义。大桥桥头堡建筑由钟训正院士于1960年代初设计,是中国现代建筑史上的经典作品。

空间记忆——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展陈设施设计 | Spatial Memory



有关部门于2016年10月起,对大桥公路桥进行了建成之后的首次封闭大修,同时对作为首批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的桥头堡建筑的保护修缮具有特殊的标志性意义。

空间记忆——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展陈设施设计 | Spatial Memory



在桥头堡的保护修缮的同时,南京大学鲁安东教授整合各界资源,联合南京大学、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艺术学院和上海铁路局南京桥工段,共同发起大桥记忆计划、大桥公园公园规划设计等一系列关于大桥的设计活动。桥头堡纪念馆展陈设计也是其中重要的一环。

空间记忆——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展陈设施设计 | Spatial Memory

大桥记忆计划(鲁安东教授)



长江南岸大桥公园内的南桥头堡一层设立“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该馆是首座以展示大桥历史背景及文物资料而专门设立的纪念馆。

空间记忆——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展陈设施设计 | Spatial Memory

长江大桥南堡原始照片



大桥桥头堡建筑的功能性主体实际上是大桥东、西两侧从大桥公园地面至公路桥桥面的垂直交通体,其内部包括楼梯和电梯。以及中间的一个纪念厅。

空间记忆——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展陈设施设计 | Spatial Memory

纪念厅修缮改造(淳庆)及灯光改造(张昕)完成后的纪念厅顶部

东、西两侧两交通体之间正好是大桥钢结构主体和钢筋混凝土结构引桥交接处的四个桥墩,这四个桥墩之间限定出的高耸空间,在铁路桥面以下形成了纪念性尺度的中央大厅(b)和其上的暗层。纪念馆主要利用了桥头堡底层空间,包括中央大厅,东、西交通体的底层入口门厅(a、c),以及大厅和两交通体北侧阅江平台下的辅助、接待空间。纪念馆展陈内容主要部分设于中央大厅和两交通体门厅中,展陈设施设计由反几与LanD Studio共同完成。

空间记忆——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展陈设施设计 | Spatial Memory

空间轴侧图(左)   与      展览流线图(右)



大桥桥头堡建筑的修缮工程先于展陈设施完成,修缮工作以原真性为原则,尽可能地恢复了桥头堡的外观和内部的历史原貌。展陈设施设计以修缮后的桥头堡内部空间为“场地”,首先要保证对修缮后文物本体的构造层面的“最小干预”。同时,展陈设施既要融入历史性空间氛围中,又应具有可识别性。

空间记忆——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展陈设施设计 | Spatial Memory



展厅的中央大厅与东、西交通体门厅之间,空间尺度差异极大。根据展线设定,观展空间序列为:东侧交通体门厅(a)、中央大厅(b)、西侧交通体门厅(c),再继续进入北侧展厅。观展过程中将感受到空间尺度和氛围的强烈对比和切换。展陈设施既要回应不同的空间尺度和氛围,又要在这些空间之间形成关联。

空间记忆——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展陈设施设计 | Spatial Memory



另一方面,纪念馆的展陈内容包含了大量与大桥记忆相关的日常生活用品、劳动生产工具等。这些物品大多与人体和日常生活中的行为尺度相关。如何在纪念性尺度的空间中呈现与人的尺度相关的展品成为展陈设施设计面临的问题。

空间记忆——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展陈设施设计 | Spatial Memory

设计通过对展览装置的进行尺寸的精准把控、材料的合理运用及构造的精炼处理让内装设计完成了几个展厅间的尺度过渡,以及宏伟的大厅与微小的展物间的自然承接。

空间记忆——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展陈设施设计 | Spatial Memory

尺度 

设计试图通过使展陈设施的尺度与桥头堡建筑本身的空间要素、构件尺度发生关联,以加强展陈设施与原有空间,以及不同空间内的展陈设施之间的连续性、关联性。

空间记忆——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展陈设施设计 | Spatial Memory



在桥头堡正立面中,中中央大厅主入口门梁上沿和东、西交通体门厅入口雨篷上沿形成连续的控制线。这一控制线,在内部空间中仍然可以被阅读。除了从室内看到与之对应的窗洞下沿,东、西交通体门厅室内墙面踢脚线以上第二道饰面分缝亦与之关联。设计以此参考线作为纪念馆展陈设施的高度控制参照。

空间记忆——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展陈设施设计 | Spatial Memory



在东、西两侧交通体门厅中,入口处的展墙开洞,延续了立面门洞和两侧窄窗洞口的尺度,展墙洞口的上沿与门、窗洞口上沿对齐,这也成为其他部分展陈设施开口的控制参照。

空间记忆——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展陈设施设计 | Spatial Memory



在中央大厅中,与大厅宏大的空间尺度相比,所展陈的物体尺度堪称微小。在此,设计取消了一般展柜的垂直界面,使之形成开敞的内凹壁龛,在巨大的空间中限定出与人体尺度相近的展示空间,增加观展者欠身观看展品时的沉浸感。

空间记忆——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展陈设施设计 | Spatial Memory

材料 

设计通过对展陈设施所用材料的视觉、触觉上的处理,使其在不同层面给人与“场地”协调或对比的感受。

空间记忆——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展陈设施设计 | Spatial Memory

在东侧交通体门厅中,展墙、展柜完成面为浅灰色毛毡板,在视觉上不仅与该处室内原有的水磨石材质相协调,也与室外立面的浅灰色斩假石门窗套相关联,同时衬托出序厅的主要展品——3块棕色木制浅浮雕原件。而在触觉上,浅灰色毛毡板又与既有的水磨石材质相对比。

空间记忆——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展陈设施设计 | Spatial Memory

空间记忆——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展陈设施设计 | Spatial Memory

空间记忆——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展陈设施设计 | Spatial Memory

中央大厅的南侧展墙延续了东侧交通体门厅中的浅灰色毛毡板材质,并与门梁形成整体。南侧展墙两端向北转折形成大厅两翼的展柜,在此,展柜材质转换为颜色与毛毡板接近的浅色真空石板,显示出其空间位置的纪念性等级的提升。展柜的内凹壁龛空间采用了棕色木饰面,与大厅整体的庄重气氛相称,也呼应了东侧门厅展示的木浮雕板。

空间记忆——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展陈设施设计 | Spatial Memory

展线延伸至西侧交通体门厅,浅色材质切换为黑色毛毡板,暗示了展陈主题的切换。同时也将实景展示部分涵盖在了这段展线内。黑色展墙向北延伸,加强了引导作用。

空间记忆——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展陈设施设计 | Spatial Memory

所有的展陈设施都采用轻质结构,以“接触”的方式附着于文物文体,以适应未来展陈的变更、调整。

空间记忆——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展陈设施设计 | Spatial Memory

南京长江大桥是具有复杂历史内涵的建成遗产,社会对其的认知和诠释,仍在不断地深入和拓展之中。因此,此时此地的“设计”并非以一个完成状态为目标,而是对一种过程状态的得体的回应。

 

空间记忆——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展陈设施设计 | Spatial Memory

2018年12月29日,南京长江大桥建成通车50周年之际,

大桥南桥头堡内的南京长江大桥纪念馆向社会公众开放。

项目名称:南京长江大桥桥头堡室内展陈设计项目

项目地点:南京长江大桥南堡

设计面积:1500平方米

总建筑师:鲁安东(南京大学建筑规划设计研究院)

室内设计:反几 FANAF & LanD Studio

文保修复:淳庆(东南大学)

灯光照明:张昕(清华大学)

展陈设计:LanD Studio

设计周期:2017年06月-2018年03月

施工周期:2018年06月-2019年01月

文字编辑:金鑫、杨侃、鲁安东、赵天亚

后期摄影:侯博文 & ingallery 金啸文 & 琢墨(ZOOM)建筑摄影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