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想国际 | 尚美水晶酒店

唯想国际 | 尚美水晶酒店

唯想国际 | 尚美水晶酒店

酒店位于一座商业建筑的东南角,一层的接待大堂与西面的办公楼共享一个空间,是每天客流与员工的往来交汇处,在这样一个综合性质的现代场域,酒店的融入与存在亦变得尤为重要。设计师以意想不到的艺术介入手法,打破了空间的既定状态与正统观感,开辟了一座异于常规、浮现灵韵意境的新天地。

唯想国际 | 尚美水晶酒店

简练的语汇勾勒出一道极具标识性的酒店入口,暗粉色外观烘托独特的领域感,试图触发观者情绪化的感知,通透的立面在朦胧中加持了内部的渲染力,似指引入梦的中心。

唯想国际 | 尚美水晶酒店

介于原建筑体规整的框架,设计师并未依赖传统的策略逻辑,单纯靠竖起一道硬隔断将酒店大堂与办公楼进行分区,而是赋予了“异质构件”不一样的使命,使商业化公共空间与艺术场所发生直接碰撞与结合共融。
如果使用屏风围合起酒店的大堂空间,内外交互的失联会让外部观者的体验大打折扣。于是,一个个
“气泡”状的大型球体从天垂坠,破除了天地墙的传统格局,进而实现了空间变奏的浪漫构想。这座非标准化的酒店大堂,有着颇具先锋艺术观赏性的外壳,兼备功能完整的内核。凿空与开洞,尺度的拿捏与点位的置放,不仅让围合而成的接待台、休息区、大堂吧等不同功能区都完美隐匿其中,更为多元目标人群营造亲密且开放的沁入式体验氛围场。

唯想国际 | 尚美水晶酒店

由高至低犹如自然滑落的球体,仿佛上帝从云端随意撒入人间的气泡。横贯其中的一座红色阶梯,为银白底色的梦幻泡影点绘出一丝微甜的疗愈气息。继攀升指引至靛蓝熏染的二层大堂吧,着意刻画的色彩反差散发出浓郁的超现实之感。拾阶而上的顾客穿行在其中,似微妙地融入整个艺术装置中,使其成为动态的人群交互艺术品。

唯想国际 | 尚美水晶酒店

大胆将商业空间与公共装置产生奇妙接轨,是设计师探索性的奇幻发想。穿行于办公大堂的人群,每日都能欣赏到空间中这个极富艺术美感的视觉端点。金属银白打造的朦胧色感,让大堂立面融入纯白空间,在不破坏整体公共空间和谐的同时,又依然保持独特的存在感。巨型构筑物带来的强烈超现实观感,让酒店大堂这个艺化的公共装置本身,成为了献给职场人的哲学探讨命题,是设计师在为城市中拼搏忙碌的每一个“生活英雄”造境,与每一个渴望冲破现实桎梏的奋斗者灵魂合鸣。

唯想国际 | 尚美水晶酒店
唯想国际 | 尚美水晶酒店
唯想国际 | 尚美水晶酒店
唯想国际 | 尚美水晶酒店
唯想国际 | 尚美水晶酒店
唯想国际 | 尚美水晶酒店
唯想国际 | 尚美水晶酒店

家具古朴简练的塑形与温厚粗粝的质感,同整体空间的未来虚幻艺术感产生了强烈的戏剧化对冲。矛盾感提炼出了设计师意欲烘托的氛围,更点睛了怀旧与梦幻交织的空间主题。

唯想国际 | 尚美水晶酒店

简洁朴拙的混凝土墙面背景下,不规整的家具形成每个房间独特的特点,欣赏间若居游于时空,悄无声息拉长光华流转。床铺或盥洗台与墙面的倾斜,生成非常规化的角落与空地又满足了储物功能,非但不会使空间显得拥挤,且达到形式感至实用性的需求过渡,又旨在希望人们能够感受到友好闲适的空间视角与惬意体验。

唯想国际 | 尚美水晶酒店
唯想国际 | 尚美水晶酒店
唯想国际 | 尚美水晶酒店
唯想国际 | 尚美水晶酒店
唯想国际 | 尚美水晶酒店
唯想国际 | 尚美水晶酒店
唯想国际 | 尚美水晶酒店

记忆中的家具带着新的气息与时光摩挲的温度,引导着顾客追随着记忆共鸣浅尝漫走:年幼的孩童倚着外婆,伴歌声进入酣梦,夏夜里的餐厅,满目盈盈皆是饱足与幸福,空间场景的变换,巧妙地串联起了一条写意般的动线。

唯想国际 | 尚美水晶酒店

在对酒店的构建中,设计师为业主的商业构想造景破势,以强视觉建立出色的品牌影响力;更注入细腻的精神表达来焕新空间,使庸常生活中的一抹新意显露于此,增强了梦中乡与入梦人之间的情感联结。

唯想国际 | 尚美水晶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