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The Upper House隶属于太古集团,和同集团下的北京瑜舍The Opposite House同为姐妹却各有性格。出自设计师傅厚民之手的她,毗邻金钟太古广场,背山望海,独占地理优势。和同在太古广场周边与JW万豪、港丽及港岛香格里拉并承担“金钟四宝”,其中Upper House总是最神秘最低调的但却最令人惊喜。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是一间极具个性化及亲切服务的精品式酒店,酒店中文名称「奕居」的「奕」有高大,盛美之意。而奕居的英文名称「The Upper House」意指宾客从金钟道步行至太古广场,从繁嚣闹市登上至宁静的空间,旨在打造一个伫立在高楼之上的家。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如果对Upper House期待如半岛、文华东方般雍容华美的恐怕完全不是同一风格,但一定不会让你失望,“在这里有家的宁静。”这是设计师傅厚民对奕居的希望。正如他所言,奕居的确带给了我们这样的感受。复杂的东方艺术造型,被他幻化成了简洁的木构架。这明显能感觉出曾经的师傅John Pawson给他带来的深远的影响。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出生于香港的傅厚民深谙“半山豪宅”对于香港的意义,面对坐拥背山望海如此地理优势的Upper House,傅厚民在酒店客房大量采用日式透光玻璃:一来客房内采光空间装饰均相得益彰,二来窗外半山美景尽收眼底。无论是白天环视周围高楼林立,抑或是踏入黑夜坐拥维港灯火阑珊,Upper House为身处在香港这片闹市中心献上一片净土。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同时,酒店客房均大量采用天然橡木配以单色设计,简洁优雅。奶油色的漆面墙纸以及客房地毯均采用单色设计,客房分别有两大设计主题:“竹子bamboo”选用石灰色地板同时以竹子及淡紫色地毯为装饰,自然气息满溢;“青瓷Celadon”主题选用绿荼色地毯铺洒在橡木地板之上,与墙面米色橡木相呼应,是安静的泥土色系。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Upper House无论哪个房型无论是在寸土寸金的香港抑或是其它任一大城市来说空间都足够大,即使如此酒店依旧深谙家庭收纳之道:刀叉茶杯咖啡机烤面包机等均在书桌两旁的门板之内。正如大多家庭居家装修一样,Upper House低调简朴,但触手可及的细节都是值得细细品味:TOTO浴缸,浴室地砖来自意大利Perlato Svevo天然石灰岩、米色石灰岩墙身则选用土耳其Terre d’Oriente,Ren的备品。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每一次出行都有不同的意义和目的,即使沿途景色再美、头等舱往返、下榻的酒店再豪华也抵不过回到家一刹精神得到完全放松的感动,唯独在这里——奕居The Upper House,重拾家的宁静。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
奕居酒店 | 傅厚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