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LOOKING BACK AT THE THINGS 

THAT HAVE PASSED BY

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以怎样的姿态“入梦”,是我们生活品质的“文本”。

前段时间,和一个多年未见的老友喝酒聊天,无意间他说:“现在压力好大,睡不好、吃不香,头发一把一把的掉。”我看到一张曾经英俊不羁、引无数美女折腰的狂热文学青年,如今已疲态尽显,眼神落寞,不觉唏嘘嗟叹。那夜,小雨和寒流正侵袭成都,回到家中,雨水滴落在窗前的芭蕉,发出有节奏的哒哒声响,令人心绪安宁而忧伤。此时,妻女已经安然酣然甜睡,不知那位发小今夜可否安静入眠?

能入梦是幸福的,它能让我们暂时忘却世间的烦忧,进入另一个时空,静谧而安宁、不着一丝尘埃!世间有这样的安宁之地让我体验美好?我想是有的!这时,撞入我脑海的是位于杭州虎跑路上的“夕上・虎跑1934酒店”。

这是有别于其他酒店、令人心安的酒店!

‍‍‍据悉,“夕上・虎跑1934酒店”的原址缘自一位杭州天主堂神父,为了消夏避暑,在1934年出资购买了这块位于杭州虎跑路、约5000平方米地块,修建了一栋花园别墅——“乌芝岭大慈山脚别墅”。由于它深藏在杭州西湖景区景区的自然绿荫之中,侥幸逃过了战乱的破坏。经过近百年的生长,如今已经和陪伴它一起呼吸的灌木、丛林长在一起,多年的灵性相通,使它们相互呼应、避让与滋养,形成内敛、含蓄、一体的姿态。

解放初,部队进驻使用,使得它与周边关系得以保留原状,后来归还天主教会,成为记录基督教在中国传播历程的重要鉴证。2010年,“乌芝岭大慈山脚别墅”已被杭州市列为历史建筑保护名录,并为人们熟知。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看到这栋建筑,很多人都称奇它的“民国风格”,其实,所谓“民国风格”,对当时的外国传教士而言,就是“平常修建”,仅仅是他们为了和杭州地貌的“文人气质”相连,采用了与中国常见的厅、堂、廊布局方式与西方建构结合在一起,中正、平和,以此形成了三栋有关联、与环境共融又谦逊的建筑。

今天,昔日的“乌芝岭大慈山脚别墅”已经改变属性,成为我们今天看到“夕上・虎跑1934酒店”!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它节制、自在与清幽的格局,虽然源自建筑多年来和自然相融的结果,但是,酒店带给我们的温暖、和韵的体感与当代生活品质,却源于建筑设计师王驰、空间设计师谢柯和支鸿鑫,对建筑脉韵与对当代人对“居住酒店”行为的把握与理解、小心谨慎的梳理结果。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他们非常清楚作为“夕上・虎跑1934酒店”,根基来自于的“乌芝岭大慈山脚别墅”从躯体到形态散发出来的魅力——建筑与环境互之间的“心意相通”,因此,他们认为“建筑的美不仅在建筑本身,更在于在建筑环境的晕染下,表达出一种灵动肉身的生命体征”。

但是,多年的使用与修缮和保护的缺乏,使建筑的主体难免受到侵蚀,于是,建筑师为了使加固的手段不至于过分粗暴,它采用“健筋骨”的方式:消灭建筑的病害与结构补强受力结构相结合,最大限度的保持了原建筑的风貌。

在设计中,他们按照当代生活的逻辑改变空间的使用属性,小心翼翼地完善空间与环境形态,使原建筑在旧有气质和现代使用中,形成符合时间逻辑的“关系”。这正是现代环境下保护传统风貌建筑的思路,应和了伟大的文学家帕慕克提出的“呼愁”的概念:此刻我想描述的不是伊斯坦布尔的忧伤,而是那映照出我们自身的“呼愁”,我们自豪地承担并作为一个社群所共有的“呼愁”。感受这种“呼愁”等于观看一幕幕景象,唤起回忆,城市本身在回忆中成为“呼愁”的写照、与本质。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作为担纲酒店氛围营造的“重庆尚壹扬设计”,设计总监谢柯和支鸿鑫认定:在设计中,“顺势”比重新“建构”更为重要,我们所需要解决的除了建筑本体遗留下的问题外,还应按照当代人们的生活品质,建构生活的滋味与温情。因此,酒店基调是让人安心与安宁,将重心放在 “居住者的体感”上,成为设计叙事的着眼点。“夕上・虎跑1934酒店”应该用当代的目光与生活的厚度为根基,让当代与曾经的过往在匆匆“擦肩”后“回眸”,产生“似曾相识”的情愫。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设计师让环境恰如其分地介入建筑,与空间形成窃窃私语的对话,环境与空间不再是分离与拼贴的两套语法逻辑,而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让人们看到的不仅是百年以上的绿荫蔽日,更是可以听雨、闻风的自然。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设计师为建筑构筑了两层肌肤:可供老建筑呼吸的外墙,用竹木结合,形成自然建构意味深长的转折,建筑墙体与新建构间,形成新的、可顾盼的自然,这时,设计师用文人气质浓郁的木槿、玉簪、鸢尾、绣球、芥蓝和凌霄、紫荆、松霞结合在一起,形成向内的花园,卓然、静谧,柔风袭来,卷起一阵阵花香,沁人心脾,体现出酒店高贵的气质!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沿着蜿蜒于林中的竹径到达“夕上・虎跑1934”,设计师在这里用一楼近一半的面积,呈现出杭州最著名的“月芽餐厅”。有了餐厅,就可以让我们心静如澄地领略静谧的美好!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转入酒店的接待区,谢柯和支鸿鑫用他们对生活的理解,采用“微光摇曳”的方式,呈现出一间书房,表达出他们认为的充满诗意的日常之魅。正如谷崎润一郎在《阴翳礼赞》中谈到:“美,不存在于物体之中,而存在于物与物产生的阴翳的波纹和明暗之中。夜明珠置于暗处方能放出光彩,宝石曝露于阳光之下则失去魅力,离开阴翳的作用,也就没有美。”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进入主楼的客房,喑哑、暗红色的窗棂迎着扑面而来的绿意,让人不能远眺,静心倾听绿意和林中小鸟的啁啾声响和看风、听雨的平常,让人感觉不到尘世的烦忧。环顾四周,感动于谢柯诚实几乎平淡的陈设布局,却让人落泪。因为它所具有让人安心的包裹感。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黑漆大柜、柜顶的陶器、亲切的老木地板、阁楼的天窗、谦逊的楼梯,层层递进,仿佛儿时简朴而充满温情的家。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就是这样,谢柯和支鸿鑫用看似没有技巧的方式,却让人忘却时光的游移,生动而富有生命的灵气,表达出设计师对生活厚度的理解与确认。在这样的空间中,我们感受到的温暖,一时间,仿佛可以忘却墙体围护的厚度,忘却四季的界限,感受到设计师在呵护安全和安宁!

如果说主楼客房由于空间的限定还是描述性的,那么,从一楼经过联廊进入别墅套房,绝对是叙事性的,在这里,谢柯和支鸿鑫用气定神闲的姿态为我们描绘出有回转、有情绪的居住方式。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进入三楼,一个露天的户外餐厅和茶室引入我们眼帘,成为眺望远山的绝佳处所,老屋顶、老虎窗和现代人期盼的平台,构成了与过去的连接。

这就是杭州,有温润和人文!这是我们喜爱的“夕上・虎跑1934酒店”,带着含蓄和意味深长的安恬,好让我们甜蜜的入梦。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夕上・虎跑1934酒店”,在王驰、谢柯和支鸿鑫的主持下,将杭州江南的氤氲和当代生活结合得自然、飘逸,成为当代人逃离喧嚣、品味生命与生活的不二之地!以此为契机,我们有理由期待谢柯和白族建筑师八旬合作的大理・夕上度假酒店的呈现!

ABOUT PROJECT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一楼平面图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二楼平面图

————————

项目名称:夕上・虎跑1934酒店

项目地址:杭州西湖景区虎跑路

场地面积:4200平方米

建筑面积:1860平方米

主持建筑师:王驰

建筑、空间与景观设计执行:鲍一欣、姜贤、沈林犇

建筑、空间与景观设计团队:芽设计

室内陈设主创设计:谢柯、支鸿鑫、郑亚佳

室内陈设执行设计:洪弘、吴思雨

室内陈设设计团队:重庆尚壹扬设计

空间摄影:坛坛

ABOUT DESIGNER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王 弛

芽设计工作室/主创设计师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谢 柯

重庆尚壹扬设计/设计总监

当代,就是与“曾经”擦肩而过后的“回眸” | 王驰&谢柯 × 夕上·虎跑

支鸿鑫

重庆尚壹扬设计/设计总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