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透过天窗引入漫反射光的展厅空间 ©吴清山

美术馆坐落于精致典雅的苏州金鸡湖李公堤畔,是一个以儿童艺术教育与展览为主要功能的改造项目,其建筑、室内及软装由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一体化设计。

▼城市肌理 ©吴清山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李公堤所在商圈是建设中的苏州CBD的核心区域,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与历史沉淀以及多元文化的“灵魂输入”使李公堤商业街区成为苏州地区最繁华的商业街区之一。如何结合现状建筑的空间结构,对立面及室内空间进行理性的梳理和重组,给予建筑新的生命,在行色匆匆的城市为人们创造一场与艺术的奇妙遇见成为项目在设计之初就面临的最大挑战,这也是零壹城市对城市更新的进一步探索。

▼南面鸟瞰 ©吴清山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用“减法”形成丰富层次,实现空间重组

路易斯·康说「自然光给予了空间特性,也给予了建筑生命。建筑的生命由光的照射而产生。基于此,除非给予建筑生命,否则没有一个空间是真实存在的。」设计师的思考由此展开。在项目的整个设计中,可以说“光”参与了空间的创造与再组织。面对现状建筑,设计师决定保证原有建筑结构的完整性,同时适当地减去不同尺度的矩形体量以形成丰富的空间形式和层次,给光创造多尺度和多维度的引入空间,使光影与空间产生无限的可能性。

▼从中庭看向展厅空间 ©吴清山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激活各个空间的阳光中庭

现状建筑的结构较为方正,因而建筑面宽和进深的尺度过大,已有中庭的尺度无法满足室内空间的采光需求。设计师将原本的中庭扩大,各功能空间围绕中庭展开布置,顶部的U玻设计保证光线的充足引入。横跨三层的步行楼梯被置入其中,成为整个美术馆空间流动的灵魂。它将所有空间连接激活,同时也是美术馆内最为震撼的室内装置艺术。

▼改造前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剖面透视图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横跨三层的大楼梯 ©吴清山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大楼梯将所有空间激活 ©吴清山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中庭顶部的玻璃有序排列,阳光透过天窗温柔地洒落,在洁白的墙面上自然形成明暗交替的斑驳光影。窗洞的设计运用极简线条的设计语言,将被U玻天窗过滤一遍的稳定光线引入各个室内空间,由此产生静谧的氛围带给人们天马行空的思维导向,引发无限遐想。

▼顶部天窗给中庭带来充足阳光 ©吴清山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从三层俯瞰中庭 ©吴清山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内外之间缓冲的侧庭通廊

设计将建筑南侧一层、二层的侧庭打通,为内部封闭展厅与外部光线之间提供了空间流动界面。同时,立面大面积的半透U玻取代实墙模糊了室内外边界,使侧庭空间成为室内外之间的缓冲与过度,置身其中可以意识和感知到室外空间的存在。侧厅的设计运用极简的建筑语言,所有多余的装饰都被摒弃。直白裸露的钢架结构与最原始的建筑材料还原了结构本身的美。U玻材质与高窗的运用避免了日光对展厅空间的直射,光线被选择性的接受、阻挡和弱化。

▼改造前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剖面透视图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侧庭通廊 ©吴清山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侧庭过道 ©吴清山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从展厅看向侧庭 ©吴清山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紧邻侧庭的展厅,由实墙围合形成近乎封闭式的空间,仅留一个门洞引入透过U玻的自然日光。经过双层过滤后的光线已经十分微弱。一墙之隔却泾渭分明的明暗对立空间,置身其中,仿佛通过时空转换的隧道,给人以恍惚的穿越感。而关于幻境与现实的思绪在人们心中妙不可言的发生,也淬炼出人们内心深处的思考与安宁。

▼泾渭分明的明暗空间 ©吴清山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用光营造多元的展厅空间

与传统的美术馆不同,儿童艺术展示的空间对于环境和光照的要求相对更为宽松和灵活,其展陈形式也更为多样化。设计基于现场原有建筑的条件与周边建筑和景观的环境,通过光线的变化,营造了四类空间感受迥异的展厅。

▼剖面透视图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建筑内外空间的柔和交织

南侧建筑的凹入空间昭示建筑主入口。简约的线条与灰白主色调是室内空间重要的设计元素。入口与中庭之间的隔段用 U玻替代了实墙,通透了空间并延伸了视线,竖向线条恰到好处的起到视觉分隔与时空交织的效果。

▼主入口门厅 ©吴清山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建筑西侧切割了三个相等的矩形体量,形成了室外景观平台序列。整片石墙被U玻取代,光线的强渗透性被过滤并透射到室内,整个展厅空间仿佛沉浸在一片温柔中。室外的景观与室内人们的视线被潜移默化的连接,内外的空间界限在视觉上变得模糊而柔和。

▼透过U玻引入漫反射光的展厅空间 ©吴清山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来自上空的一线之光

二层西侧的半通高侧庭使光线经过天窗渗透到室内,产生的光影与纯白墙面形成强烈的对比,仿佛在展厅内置入了一个流动的“光体块”。时间的变化为光影带来无限可能,打破了空间的定格,为空间创造了深度。当人们置身展厅在艺术品前或省思或交流的时候,光线似乎与时光一起始料不及的流过。

▼透过天窗引入漫反射光的展厅空间 ©吴清山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室内光井将公共空间向上延伸,洒落的光线与室内灯光不期而遇。光线的丰富层次为空间增添几分灵动与张扬。设计用素混凝土和白色涂料两种简单却反差极大的材料,给展厅空间与公共交通空间创造了视觉边界。

▼室内光井 ©吴清山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展厅内的驻足远眺

为了能够观展的过程中适度的引入人与外部自然之间的视线连接,也充分的呼应美术馆所在的李公堤的自然景观,设计在部分展厅内置入落地玻璃将更多的自然光线引入展厅空间。大面积的实墙遮挡使光源的强渗透性得以收敛。窗框规范了光落地的范围并将人引导至此驻足停留、嬉戏玩耍。

▼一层东侧展厅 ©吴清山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二层西侧展厅 ©吴清山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边走边看的过道

作为美术馆次要空间的过道,设计师并没有过多地做隐蔽处理,而是将其打造为展厅的延续。交通空间围绕中庭展开布置,投影灯在过道白墙上映射出的绚烂光影,让人在不经意间已互动其中。过道串联起各个展厅空间,它保证了人们在观展过程中的连续性体验。

▼投影灯打造的彩虹过道 ©吴清山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从二层过道看向中庭 ©吴清山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作为室内空间表征的建筑立面改造

立面的改造以对应室内的空间功能为契机,通过不同形式与尺度的开窗形式来避免光线直射展厅空间,将光线自然过渡到室内,来均衡室内光影的强弱关系,满足不同的功能空间对于光的需求,并让光线与空间在不断交织中产生变化。

▼改造前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街道视角 ©吴清山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建筑立面采用两种不同颜色的石材进行拼接形成界面构成感,强化外立面与室内功能空间的对应关系。不同尺度和形式的开窗在立面上形成独特的节奏感,玻璃与石材结合形成强烈的虚实对比,大面积的半透明U玻通透了室内外空间。

▼主入口界面 ©吴清山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U玻与墙面石材的融合 ©吴清山

光的游戏 - 苏州虹美术馆 | 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

项目名称:苏州虹美术馆
项目业主:苏州新虹艺教育集团
项目地点:中国 | 苏州
建筑面积:2000平方米
项目时间:2019年-2020年(设计+施工)
设计公司:零壹城市建筑事务所(建筑设计、室内设计、景观设计、软装设计)
设计团队:阮昊、詹远、张磊、张秋艳、劳哲东、赵一凡、柯安然
摄影师:吴清山
影片:吴清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