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在意大利南蒂罗尔的布列瑟农,MoDusArchitects采用一种微妙的策略完成了对Cusanus学院的改造和扩建。该学院是一座致力于在宗教与世俗世界的交汇处进行思想交流的学术中心,为了让学院能够与城市形成更加良性的互动,项目通过一系列干预措施来整合研讨场地与来宾的住宿设施,以构建一个向社区开放的、同时以更加有机的形式相连接的综合体

从南侧望向Paul Norz Haus大楼和Haupthaus大楼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Haupthaus大楼南立面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Haupthaus大楼主入口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Cusanus学院坐落在城市东部的伊萨尔科河畔,共包含3栋建筑:Paul Norz Haus、Mühlhaus以及主楼Haupthaus,其中主楼由当地著名建筑师Othmar Barth (1927-2010)设计,是第一座被列入博尔扎诺历史保护建筑名录的现代建筑。在1962年的开幕式上,这座建筑引发了诸多争论:许多人认为其裸露的砖块和混凝土体量过于扎眼,与附近建造于18世纪的大修院建筑看上去格格不入;而另外一些人则对这座置入旧城历史肌理的新建筑表示欢迎。而在今天,这座建筑已然成为布列瑟农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并被认为是Othmar Barth的杰作。

场地平面图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鸟瞰图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Haupthaus大楼东侧透视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Haupthaus大楼和大修院建筑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从Haupthaus大楼的带顶走廊望向大修院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Cusanus学院以15世纪富有影响力且具有远见卓识的红衣主教Nikolaus Cusanus的名字命名。他致力于追寻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肩负着一系列宗教和政治使命来到罗马,并与Leon Battista Alberti建立了联系。二者所共同主张的“concinnitas”(建筑各部分的一致性)概念为Barth关于统一性与和谐性的建筑学论述提供了美丽的背景。

Paul Norz Haus大楼和Haupthaus大楼之间的步道望向由三座学院建筑界定的新广场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Haupthaus大楼侧入口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项目要求设计团队提供一个谨慎而又平衡的改造方案,在不影响学院完整性的前提下完成一系列技术和规范上的要求。具体来说,是要在满足更高的无障碍需求的基础上重新思考垂直和水平方向的动线,从而构建一个包含更多公共空间的社会网络。该项目在看似属于既有建筑的(不可见的)事物与新的、更加明确的(可见的)干预之间画出了一条细微的界线。两个最重要且最为显著的设计行为体现在主楼Haupthaus的首层(一道新构成的轴线将建筑打开)以及地下层(大型会议厅成为了建筑的新焦点)。

Haupthaus大楼主厅,带有裸露的混凝土拱顶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从对Haupthaus大楼的几何分析中可以看出,其平面是由三个正方形组成,并向南打开,形成了独特的梯形占地;由此产生的正交秩序与轻微的扭转之间的相互作用控制了整个项目的平面、立面和细节。2.9米宽的走廊定义出建筑的结构和表面、开口与实体,直至与地面材料的图案相连——这些图案转而又标识出座椅的位置。这样的设计正是对“multa paucis”的最好示范——以最少的词汇表达最丰富的内容。

主厅后方设有可移动的墙壁,可通往夹层的会议室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主厅设有可移动的背景墙和由Othmar Barth设计的座椅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基于这种抽象的语序,精心编排的格局与混凝土材质的结构框架、裸露的砖墙和铺地以及石灰华板块所构成的真实体量汇聚成统一的整体。对于MoDusArchitects而言,介入并改造这样一个完整而又成熟的项目无疑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事务所联合创始人Matteo Scagnol表示:“这座建筑一直是我们营造建筑方案的资源宝库,它让我们找到精致的细节和精确的几何图案,启发我们巧妙地引入自然光,并使用尽可能少的材料。它指引着我们追寻简洁、简单与恰如其分:一种真正的美的典范,用拉丁语说,就是’concinnitas’本身。”

位于夹层的会议室向主厅敞开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夹层会议室(墙面关闭状态)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夹层会议室细节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Haupthaus大楼二层的混凝土拱顶空间是整个建筑群的中心,亦是本次改造项目的基调与整体方法的试金石。虽然Haupthaus大楼的设计本身已经足够简洁明了,MoDusArchitects仍然对Barth留下的大量文献资料以及他对于建筑变化和扩展可能性的设想进行了研究,最终对原项目的可塑性得出了宝贵的认知。

从二层阳台走廊望向大楼主厅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从抬升的讲台望向主厅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主厅涂成白色的砖砌讲台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连接客房的阳台走廊和裸露的混凝土拱顶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混凝土拱顶细节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在建筑首层,新的南北轴线消除了原本在尽端结束的走廊,将主入口连接至下方的餐厅,从而形成一条贯通的路线。此外,新引入的咖啡店、庭院入口区、非正式座椅空间以及朝向该层唯一一间研讨室的视野共同对首层空间起到了补充和平衡的作用。宽敞的走廊展现了该项目的志向和愿景:在不脱离建筑构造逻辑的前提下营造一种更加热情友好的环境。

新的南北轴线连接了Haupthaus大楼主入口和餐厅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从新的南北轴线望向主入口,远处摆放着Finn Juhl设计的Japan座椅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Haupthaus大楼首层研讨室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首层研讨室所在的新轴线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从新轴线望向餐厅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首层餐厅入口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餐厅细节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在半地下层,原先的俱乐部区域被改造为一系列研讨室,并且与新增加(挖掘而出)的大型会议厅相连接。被U形天窗照亮的新会议室围绕并界定出地面上方的庭院,将原先语义不甚清晰的剩余空间转变为大众共享的社交场地。根植于Haupthaus大楼的结构逻辑,设计团队在建筑中引入了一个新的垂直交通核心筒,从功能上连接了Barth的既有设计、历史悠久的附属建筑以及由MoDusArchitects在地下层置入的新空间。

俯瞰新公共广场和新会议室的U形天窗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位于地下扩建部分上方的新公共广场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在地下层扩建的模块会议室,通过U形天窗获得采光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模块会议室细节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地下层设有小会议室,可用于举办小型活动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地下层会议室之一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地下层会议室细节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可容纳96位来宾的住宿空间分布于Paul Norz Haus和Mühlhaus大楼的顶部几个楼层以及Haupthaus大楼的侧方区域。55个房间有着不同的尺寸和户型,其中Paul Norz Haus大楼内的房间以蓝色为主调,Mühlhaus以浅果绿为主,而Haupthaus大楼内的房间则采用了与Othmar Barth原始设计相同或相仿的内饰。在主楼中,通往客房的阳台走廊与中央大厅相望,其北面是小教堂,南面是另外一个大会议厅,后者的错层可通过移动的隔墙与中央拱顶空间连通。

客房之一,摆放着Othmar Barth设计的原版座椅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Paul Norz Haus大楼内的新客房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原先由Barth为公共空间挑选的Finn Juhl扶手椅在翻新后被重新摆放在建筑的各个角落。拱形天窗带来的充满灵性的光线同样出现在小教堂中——后者只进行了简单的介入:在既有的祭坛前方新增加了由艺术家Lois Anvidalferei创作的实心石装置“Ambon”。

Haupthaus大楼二层的礼拜堂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MoDusArchitects从材料、构造和技术方面对解决方案实施了细致且温和的修改,无数种复杂的干预措施熟练地游走于模拟、转化与和谨慎的对比之间,构建出一场在新旧之间不断变化、模糊了时间界线的叙事,最终让Cusanus学院得以成为一座兼具当代性与永恒性的建筑。

Haupthaus大楼东立面和远处的山景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建筑东立面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室内外砖墙细节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地下一层平面图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首层平面图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二层平面图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三层平面图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四层平面图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横剖面图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纵剖面图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

地下扩建部分剖面图

Cusanus学院翻新 | MoDusArchite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