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时光,惠州私宅 | 王华汉

净·时光,惠州私宅 | 王华汉

净·时光,惠州私宅 | 王华汉

把时间撕成条形的印花棉布,温柔在每一个迟疑的瞬间,时光被你我揉在了手心,曲线中满是尘土的味道。用不意察觉的姿势传递那一丝最暖的阳光。

净·时光,惠州私宅 | 王华汉

在即时的季节里,衣服上散发着阳香,递过来的越窑青瓷杯,圆润,细腻,有令我不安的渴望。

一杯茶。褐红,条索粗大的叶梗悠然沉浮。

隔着飘舞的白色窗帘,阳光还在,风不大,窗帘逸动着九月的天空云朵低沉,像极了转身时清雅,用力渲染着空气与季节的清亮。已记不起哪年的季节,曾歌唱在大片明媚的阳光里,笑容灿烂,长发飞扬。

净·时光,惠州私宅 | 王华汉

阳光透过窗帘,洒满房间,是不是大多数的人都拥着比南柯还久的梦。

那些温度漫过皮肤的碎纹,漾满身体。一些摇曳的思绪在空中跃动,经年后已碎成成片臆想在时光中飞翔,可以看到那些脱落的皮层,在光线里翻转、陡落。

一路错过的花香被镜子折射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它们遇到蓝天、白云、琴声、湖水,绵延不绝。

净·时光,惠州私宅 | 王华汉
净·时光,惠州私宅 | 王华汉
净·时光,惠州私宅 | 王华汉
净·时光,惠州私宅 | 王华汉
净·时光,惠州私宅 | 王华汉
净·时光,惠州私宅 | 王华汉
净·时光,惠州私宅 | 王华汉
净·时光,惠州私宅 | 王华汉
净·时光,惠州私宅 | 王华汉
净·时光,惠州私宅 | 王华汉
净·时光,惠州私宅 | 王华汉
净·时光,惠州私宅 | 王华汉
净·时光,惠州私宅 | 王华汉
净·时光,惠州私宅 | 王华汉
净·时光,惠州私宅 | 王华汉
净·时光,惠州私宅 | 王华汉
净·时光,惠州私宅 | 王华汉
净·时光,惠州私宅 | 王华汉
净·时光,惠州私宅 | 王华汉
净·时光,惠州私宅 | 王华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