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一条没有尽头的阶梯和一条前路被封的阶梯,哪一个曾是你反复经历的噩梦?

弗洛伊德曾说,梦是未达成的心愿。无论你多么努力奋进、渴望成功,梦中这条没有选择的阶梯正映射着你的心:“我想要停下来!”

而理智迅速围堵“你怎么敢?”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阶梯带给人的想象早有体现,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著名错觉艺术家埃舍尔就用《凹与凸》、《上与下》、《相对论》等艺术作品描绘出了不同视角下呈现出不同样貌的阶梯,让人产生迷思。

本次案例是位于北京市朝阳区菁英谷内的[IYZ爱燕子摄影工作室],恒田设计师Ryan王恒大胆将这种迷思融进现实,将一个摄影空间打造成了阶梯错乱的空间,是建筑也是哲学,让人产生奇幻想象。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当抛掉所有介质,置身于这样一个空间时,你不禁会思考:

“阶梯的起点在哪里?终点又在哪里?”

“终点的背后是什么?我看到的终点就是终点了吗?”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此刻我是在仰视还是在俯视?”

“站在楼上的我和站在楼下的我看到的是同样的空间吗?”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如果你的眼睛和理智都会欺骗你,那么你所感受到的焦虑,到底是因为生活别无选择,还是心灵的视角被围困,看不到别的选择?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如果我们肯放弃依赖表象和经验判断,着眼于当下,亲身去感受这个异次元世界的现实,就能体会到空间带给心灵不一样的启发。

蓝调笼罩,脑海里那支冷静清醒的声音不断敲打着你,别忘了昨天经历过怎样的悔不当初,别忘了明天还有多少待完成的焦头烂额,这声音一波接着一波,前面的还没完全湮没,后面的已经仓促而至,仿佛醒不来的梦境。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一簇红色的光为这梦境打开启示,与其被无法改变的过去和无法预知的未来缠绕束缚,不如选择当下,体会每一缕饭香、每一分安眠、每一寸善意,在每一个呼吸之间感受生命之初的顽强与活力。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当生命有了选择的空间,不再是“生活所迫”,不再是“无可奈何”,无论走向哪里,都是自由。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红调光影下,温暖的梦幻的充满希望的,一切美好的词汇都从心灵深处翻涌上来,荡漾到眼角,弥散出欣喜的弧度。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那角落里的橙与白,又仿佛我们的去路与归途。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我要到哪里去?

就像光晕背后模糊的空间,慢下来、停下来,不是为了分辨答案,而是觉知当下,调整步伐,再温柔而坚定的继续前行。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其实每个人都是设计师,终其一生都在构建自己的世界来给予自我支持。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而设计师Ryan王恒打造的这个现实心灵空间,能够剥去外表的盔甲与粉饰,让身处其间的人真切的与自己对话。

就像在一条莫名没了去路的阶梯上,一个声音骤然响起:

“我想要停下来!”

“你可以停下来”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Ryan王恒丨恒田设计 IYZ爱燕子,京城超“美”摄影馆

你听到自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