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网格的桎梏,北京边界卉空间研究所 | 张家赫

逃离网格的桎梏,北京边界卉空间研究所 | 张家赫

围合与网格

场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一处经过改造的园区中,这个园区被北京的“四环”所围合。而园区当中的一幢幢高矮不一的方盒建筑又被围墙所环绕,这些方盒建筑的内部依照钢结构的网格而被分割成不同面积的小空间。我们将这样一种从城市空间尺度到室内空间尺度的观察过程中解读出来的“围合”与 “网格” 的概念作为空间设计的思考方向。

▼研究所入口

逃离网格的桎梏,北京边界卉空间研究所 | 张家赫

依照这样一种逐步围合、递进分割的逻辑,将场地所属的室内空间根据不同的功能分割成大小不一的围合形态,并排列在空间当中,那么依照不同的空间逻辑我们可以得到多种的空间序列。可是无论怎样排列,这些功能空间都始终都被困在建筑结构网格所定义的边界之内,挣脱不了它的束缚。于是我们便想要寻找一种让室内各功能空间在还未完全游离的情况下,试着逃脱结构网格束缚的一种临界状态。

▼入口气压仓区域

逃离网格的桎梏,北京边界卉空间研究所 | 张家赫
逃离网格的桎梏,北京边界卉空间研究所 | 张家赫

逃离

我们重新将视角拉回到城市空间尺度,通过观察北京的城市肌理,我们发现北京的路网基本是以横平竖直的方格网+环形放射状为特点布局,而位于东北方向从三环到五环之间的区域则是例外,这里的路网有别于方格布局,它有一个明显的、动态的旋转,像是纠缠在蜘蛛网中正在挣扎逃离的猎物一样 ,呈现出一种似逃非离的状态。于是我们将这种状态捕捉出来,应用到我们室内空间的操作中。那么我们就将室内功能空间网格进行动态的旋转,试着让它们挣脱建筑结构网格的桎梏,而由此逃脱出去的空间便游离到虚无之中,我们将还困在网格内的空间杀死并凝固,便得到了我们需要状态。

▼设计概念:以北京城市肌理为灵感,将室内功能空间网格进行动态旋转,挣脱建筑结构网格的桎梏

逃离网格的桎梏,北京边界卉空间研究所 | 张家赫

凝固

凝固下来的空间将网格内部切分成各种形状,我们根据不同的功能需求将它们的高矮、胖瘦、厚薄、虚实进行重新塑造,得到了具备不同属性特征的空间。从入口进入到气压仓,为进入空间内部调整状态。打开金属推拉门,通道的右边是具备会议功能的三角形策略室,旁边是放置有咖啡制作设备的实验台,它面对着一个围合状态的作战所,这里是空间功能的核心,围合的布局方式会更加方便各部门指战员之间的交流和沟通。作战所旁边过道隐约渗透出来的红光是独立办公的参谋部入口,而过道的尽头模糊的影子,便是若隐若现的情报局之所在。

▼打开金属推拉门,通道的右边是三角形策略室

逃离网格的桎梏,北京边界卉空间研究所 | 张家赫

▼策略室入口区域

逃离网格的桎梏,北京边界卉空间研究所 | 张家赫

▼具备会议功能的策略室

逃离网格的桎梏,北京边界卉空间研究所 | 张家赫

▼策略室旁边是放置有咖啡制作设备的实验台

逃离网格的桎梏,北京边界卉空间研究所 | 张家赫

▼试验台面对着一个围合状态的作战所,这里是空间功能的核心

逃离网格的桎梏,北京边界卉空间研究所 | 张家赫

▼围合的布局方式更加方便各部门指战员之间的交流和沟通

逃离网格的桎梏,北京边界卉空间研究所 | 张家赫

▼作战所内部通道

逃离网格的桎梏,北京边界卉空间研究所 | 张家赫

▼深色调的作战区内部

逃离网格的桎梏,北京边界卉空间研究所 | 张家赫
逃离网格的桎梏,北京边界卉空间研究所 | 张家赫

▼作战所旁边过道隐约渗透出红光的区域是独立办公的参谋部入口

逃离网格的桎梏,北京边界卉空间研究所 | 张家赫
逃离网格的桎梏,北京边界卉空间研究所 | 张家赫

▼参谋部室内

逃离网格的桎梏,北京边界卉空间研究所 | 张家赫
逃离网格的桎梏,北京边界卉空间研究所 | 张家赫

▼情报局

逃离网格的桎梏,北京边界卉空间研究所 | 张家赫

▼过道尽头细节

逃离网格的桎梏,北京边界卉空间研究所 | 张家赫

▼平面图

逃离网格的桎梏,北京边界卉空间研究所 | 张家赫

项目名称:边界卉空间研究所

项目地点: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

建筑面积: 100㎡

设计师:张家赫

设计完成时间:2018年10月—2019年1月

摄影师:李恩同, 张家赫

摄影版权:边界卉空间

文字:张家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