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白昼奇境

点击播放

Wutopia lab受上海惠建委托在湖州完成一个钢铁花园——White
Upland。这个3300平米的仲夏夜之梦花园是该公司湖州房产售楼中心的销售前场。这也是Wutopia
lab第一次把建筑,景观,室内,照明,装置艺术综合在一起而创作的魔幻现实主义场所。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White Upland

Day dream

何以为家 家其实就是一个堡垒,它能够在生活不够公平的时候于他人不怀好意的目光下保护你。

甲方请我改建售楼中心立面和前场景观。甲方想要有一个非一般的营销展示场景来表达和传递他们精致的产品理念。这个场景具体会是什么,他们完全没有案例可以援引借鉴,但他们确信不能是市场上常见的景观堆砌。这个场景一定要能隐约表达甲方希望追求更美好生活的理念。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关于家的遐想

接案子的时候,我自己家的风暴刚刚过去,心神且定。生活是一系列的挫折和打击,“我们根本没有能力遗忘或者粉饰那些我们认定的灾祸,它们撕裂我们,重击,棒打,灼伤我们,让我们窒息。”
在风暴中我深刻体会了家对于我的重要意义。

所以我特别希望创作那么一个场所,能够让我有那么一个瞬间脱离现实,忘记痛苦以及时间加诸于我和家人身体上的痛苦和精神上的焦虑。它应该是美好回忆以及祝福未来的梦境。一个让人忘记了时间的场所。正如维特根斯坦感慨的那样“唯有当人不活在时间之中,而只活在当下,他才快乐”。一个快乐的白日梦。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快乐的白日梦

去物质化回忆 “你通过回忆回到了一个比你现在身处的世界更好的一个地方。”

我设想的梦境是纯净的。它一定被一系列我们所珍藏但有些模糊的回忆所联系起来。尽管和世界有着联系,但不应该是具象的现实的再现。毕竟“记忆是重新创造的行为,因此容易扭曲和虚构。”所有不愉快的过往都变成可资笑谈的话题。而“未来只不过是现在的希望,过去也只不过是现在的回忆。”所以这个场所应该表达一种脱离物质性叙事的愉悦,轻松。或者说是轻盈,能够承受这个世界之重的轻盈。它就应该是白色的。它是White
Upland。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快乐的白日梦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White Upland

我们仍有梦 “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容易二字。”

生活不尽如人意,梦境应该甜蜜,它不畏惧真实世界的审视,能坦诚地镶嵌在真实世界里并最后可以改变这个世界某种表现形式。这个梦是有边界的,但同时应该梦也可以被窥探的。于是我用了529根6米高的钢柱形成White
Upland半透明的形状完整的边界。在视觉上明确了两个世界的界限,但无论在里还是在外,另外一个世界总是作为对偶的上句隐约出现在梦里或者梦外。这个魔幻现实主义的花园作为前场消解原来售楼中心的立面。它是一个关于重新认识自己身体身份以及时间的新场所。White
Upland是一个真实存在的梦。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White Upland半透明的完整界面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一个真实存在的梦

Around the dream

欲望的本质是不变的,但欲望的形式却是千变万化的,你即便抓住了其中一个,并拥有很长时间,但他终究还是会被新的形式所代替,欲望毕竟是喜新厌旧的。

《穿越森林》:场所 “我走出森林的底部,光在树干间出现”

我用108根巨大的钢铁三叶草创造了一个森林。林间有岩洞,山丘,溪流,泉水,剧场,巨石和荒原。但自然在梦境中被我改写成精致的几何体,而且都是白色的。在斑驳的光线中,我们还会遭遇到晨蔼,迷雾以及篝火。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轴测图 GIF

《变形记》:身体 “梦揭开了现实,而想象隐藏在现实后面。”

在White
Upland里我们可以像爱丽丝吃了缩小药那样。只不过我把脆弱的三叶草放大成为参天大树。变形后的我们甚至能看见我们童年的玩物,秋千和旋转木马。我们的真实世界仿佛巨大的钢铁混凝土玻璃哥斯拉,剥夺了我们对自然的嗅觉和听觉。但在White
Upland中我们可以听到久违的鸟鸣以及在水雾中闻到并触及香味。我们重新认识了自己的身体,并强化了它们。于是我们会在白色山丘环绕的林间剧场放声歌唱。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云朵、森林、晨雾、木马、火焰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山洞:亦是一双眼睛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山丘、涌泉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三叶草森林

《抵达之谜》:身份 “我们所找寻到的世界,部分是我们自己创造的。我们盼着苦尽甘来,我们无法回头。”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游览路径

我们在追逐更舒适精致的生活时,不知不觉忘记了自己从哪里来。在White
Upland入口,我设置了一个被16株红枫所环抱的水墨园。50吨黑山石有如墨迹在白色梦境中留了作为江南的暗示。我们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会变成怎样的人。在进入最后暗示未来的森林前,我设置了一个如同眼睛的黑色但光线泠泠的山洞。我们得以暂时冷静一下,在超验的眼睛里看看自己是否做好准备。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水墨园

Shine a light在眼睛里,我们会明白无论生活有多少不确定,但在这个瞬间,我们是坚定和幸福的,这个瞬间就是希望。我们用眼睛和心灵看到了。

《基列家书》:时间 “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像个孩子,睁开眼睛看一次世界,看见那些永远说不出名堂的、令人惊奇的东西,然后不得不再闭上。”

迷宫一般的White
Upland展现的时间观是减慢,是所谓山中一日,世上一年的具体表达。要知道我们如今的世界被精确的计时器所定义的情况下,每个人对于无法避免地走向终局始终有个读秒的紧迫感和焦虑。我们流连于微小但此起彼伏的梦境里时,White
Upland所减慢的时间的现实意义就突显出来了。不过在White
Upland里还蕴含更高级的时间观。充满温情地赞叹细微的瞬间的当下之美,饶有趣味的欣赏生命轮回带来的满意。轮回是当代人已经不相信的一种时间观,但观念所构筑的身后世界成为生命互动的下句,彼此轮回交替让生命不在恐惧于单一的终点。最后这时间观贡献出了中国人最重要的生活经验——生机。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山洞 Shine alight on me

《冰与火之歌》:技术 “飞行,都是从坠落开始的。”

只有技术有能力发展出和真实世界平行独立的虚拟世界。这个梦境就是如此。它不是漫无边际地信手建成。它是有条不紊,精密地建造出来的。我们用工厂预制的方式把106吨钢装配成了这个3300平米的White
Upland。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森林的空地中隐藏着117个喷嘴。可以霎那间喷涌出喜悦的甘泉。我们可以在喷泉中嬉戏并与其舞蹈,一切矜持都可以抛去九霄云外。越过喷泉,是机器人把5954米荧光碳纤维变成一个红色的圆锥体,它被轻轻放在白色山丘上,它是一个可以进入的固体火焰,它就是这白色森林里的让人安全和温暖的篝火。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篝火(圣诞树)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云朵、森林、晨雾、木马、火焰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喷泉

《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语言 “如果要认识世界,压根就不需要出门。”

White
Upland也是可以阅读的,在地面上镶嵌着代表不同场景的符号,这些抽象的图案其实是专门为这钢铁花园设计的文字。你们可以依据这些文字更深入地解读梦境的语言。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梦的符号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符号

梦境讲的是这样一个观念。我们把杂志照片所展示的生活场景据为己有,以为就拥有了这个生活,但其实最后我们的房子和小区景观都被杂志照片所占据。我们知道我们并不在其中,于是我们用日益增多的用品和杂物作为抵抗,最后获得是疲惫而懈怠的生活。White
Upland不是要我们去按照它的样式去塑造生活。而是给了一个可能性,那就是梦想可以作为创造属于自己生活的媒介。每个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梦想进入自己的生活。所以White
Upland不仅仅是景观,它是综合建筑,室内,景观,照明和装置艺术的场所,当White
Upland边界连续的灯柱在夜色点亮后,任何人都会即刻明白这个充满隐喻和象征意义的场所比建筑所呈现的形式更为深刻。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White Upland夜景

Dream within the dream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它。”

我觉得做梦的时候仿佛醒着。醒着的时候则仿佛在做梦。有时两者会交织在一起,我会疑惑那些发生过,那些没有。或者这个世界也是在做梦。某个清晨的时候,我也会觉得自己是在一个不存在的世界里醒来。

White Upland在夏天落成,是我这个脆弱中年人的仲夏夜之梦。White
Upland落成的时候,也是我刚刚在家里第二次风暴后惊魂未定。我由此重新认识了我设计的意义。那就是开始设计时,我从来没有明言的希望。请你从空中看,White
Upland的轮廓就是一个无限大的符号。梦可以无限大,希望也可以无限大的。我们一定要明白有些东西的暂时性存在比如White
Upland也许仅仅是为了体验目睹某个想法变成现实而带来的乐趣或者幸福,我们甚至花时间去创造那类基本无任何实用用途的建筑和场所也是有价值的。短暂,转瞬即逝然而又自相矛盾在White
Upland这个场所里具有了更永恒的意味。它不仅仅是梦想,其实也是关于我们更美好生活的一个神圣空间。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

White Upland是可以触及的黎明。在一个极其短暂的瞬间,White
Upland是一个遥远模糊的陌生人,也就在那个瞬间,你会爱上了这个陌生人。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彩蛋White Upland是一个固体的太液池,是Wutopia lab 所构筑的一池三山的一池。

*Wutopia Lab的第一山

技术图纸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总平面图

项目名称:White Upland(未来峯前场)

项目地址:中国
湖州吴兴区东坡路与二环南路交叉口

委托方:上海惠建投资有限公司

建设面积:3296㎡

建筑材料:钢,混凝土板,铝板,碳纤维、黑山石、亚克力、水洗石、胶粘石、水磨石

建设时间:2019年9月—2020年8月

设计公司:Wutopia
Lab

主持建筑师:俞挺

项目建筑师:戴欣旸,李宗泽

设计团队:王栋、吴震、徐楠

施工图设计公司:上海聚隆绿化发展有限公司(彭锋,冯继民,李培勇,鲍雪蕊,毛兴富,杨迪,谢蓓荣,崔华敏,董星宇)

“篝火”制作:上海大界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孟浩,
赖冠廷, 卢彦臣, 林哲玮, 哈玉宏, 陈钰, 石益平, 沈宝, 王振嘉)

照明顾问:张宸露

导识系统设计:花生设计联盟、Wutopia
Lab

甲方建筑师:吴刚,王睿哲

摄影:CreatAR Images


关于设计公司

Wutopia Lab 俞挺 | 未来峯售楼处前场

Wutopia Lab由建筑师俞挺和设计师闵而尼创立于上海,是一所以魔幻现实主义,创造日常奇迹的全球本地化先锋建筑设计事务所。Wutopia
Lab以复杂系统这种思维范式为基础,以上海性和生活性为介入设计的原点,以建筑为工具,推动建筑学和社会学进步的建筑实践实验。

Wutopia Lab曾入选2017—2019年度AD100榜单, Archdaily评选的a selection of the world’s best
Architects,以及2018年Architectural Record 评选的Design Vanguard,是2018年度唯一入选的中国事务所